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太平洋在线 > 报刊导航 >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

1974年3月10日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在菲律宾卢邦岛的密林中有一处临时搭建的营地,这块不大的营地里竟有一个身穿二战军服的日本兵,他的名字叫做小野田宽郎。大家可不要以为这是在拍戏,这个小野田宽郎确实是一名二战老兵,日本投降后他藏在菲律宾雨林中打了三十年游击,而今天是他游击岁月的最后一天。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左)

小野田宽郎像他过去三十年一样,天刚蒙蒙亮就起床,他仔细整理破旧的被服,穿上已经发白的军装,然后向挂在墙上的日本天皇肖像行礼,小野田宽郎默默地说:“天皇陛下,我没能完成您交给我的使命,我本该自杀谢罪!”至今他都不相信日本已经投降了。

小野田宽郎按照习惯绕着营地进行巡逻,顺便仔细看了看自己待了三十年的这块雨林。他这些年为了躲避追捕,基本上每过几天就会换个地方,这块营地他待的时间最久,如今要离开他心里还有点舍不得。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

在整理物品时,小野田宽郎在两叠衣物前驻足良久,这是他的游击队员岛田和小冢留下的衣服,这两个日本兵在这三十年的游击战中先后被打死,如今只剩了小野田宽郎一人。小野田宽郎最后将墙上的日本军旗揭下来,仔仔细细地叠好,然后背上自己用了三十年的步枪向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他的目的地是卢邦岛的警察局。在那里他将缴枪投降,结束自己三十年的游击生活。

小野田宽郎在日本战败后仍坚持在菲律宾岛上打了三十年游击,使当地居民死伤数百人,最终在1974年走出密林选择投降,被称为最后一个投降的日本兵。为什么日本政府投降三十年后小野田宽郎才投降?他投降以后结局如何呢?故事还得从1942年说起。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年轻时期的小野田宽郎

接受游击训练,盲目效忠天皇

1942年是日本战局比较顺利的一年,也是日本军国主义最嚣张的一年,日本此时侵占了东南亚的大片地区。小野田宽郎也在这一年被征召入伍,此时他才二十岁,小野田宽郎无法料到自己身上这身军服要到三十多年以后才能脱下来了。

入伍后小野田宽郎就被安排到陆军中野学校学习游击战术,在这所学校里没有教给他别的东西,只教会了他三个字“活下去”。学校里的教官教育他们,坚决不能投降,更不能自杀,要尽一切办法活下去,然后破坏敌人的设施,侵扰敌人的后方,必要时也可以对平民下手。总而言之就是要活下去,然后等待着“皇军”再次到来。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

小野田宽郎在接受了系统的游击战训练后,在1944年被派到了菲律宾,此时的日本已经是摇摇欲坠了,美军在太平洋攻势迅猛,一个又一个的岛屿被美国夺取。日本引以为傲的联合舰队在美国的多次打击下只能龟缩在港口内,没什么威胁了。

日本说到底还是不自量力,日本的舰队规模虽说也很庞大,但打完了就打完了,建造新舰船的速度很慢,远不如美国。此时的美国舰船就跟“下饺子”一样,一艘接一艘下水,就像专家说的那样:“美国可以输很多次,但日本只能输一次!”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

失去了海军的日本在岛屿上的防守也变得异常艰难,1944年11月小野田宽郎被派到菲律宾,此时的日本命令在东南亚的任何士兵都不能投降和自杀。小野田宽郎的上司谷口义美也是这样给小野田宽郎下的命令,他命令小野田宽郎在卢邦岛失守后坚持游击战,等待着天皇来救他们,小野田宽郎信以为真。

打了30年游击,成为居民梦魇

仅仅三个多月后,美军就发动了对于菲律宾的大规模登陆。在坚船利炮的猛烈轰击下,日军的抵抗很快就瓦解了,日本兵死的死伤的伤,也有很多日本士兵选择投降。但小野田宽郎对投降嗤之以鼻,他带着三名士兵躲进了丛林中,进行游击战。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

小野田宽郎对天皇是绝对的忠诚,另外因为卢邦岛比较偏僻,虽然日本政府在1945年宣布投降,但消息并没有传到卢邦岛的丛林中。小野田宽郎等人仍不停地攻击美军,破坏港口,他们仍坚信日本没有战败。

小野田宽郎这些人的游击战给当地居民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和恐慌,毕竟日本都已经投降了,却还有日本鬼子在岛上行凶,放谁心里也不好受啊!小野田宽郎这些人在丛林里躲着,为了弄到食物,他们经常对平民动手,射杀了很多无辜平民,俨然成为岛上居民心中的梦魇。小野田宽郎等人还搞小偷小摸,这家偷只鸡,那家偷只牛,总之就是无恶不作。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

当地的警察拿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这些日本鬼子神出鬼没,根本不在一个地方多待很长时间,打一枪换个地方,在卢邦岛上和警察绕来绕去,很是烦人。小野田宽郎他们不仅战术素养很高,精神状态竟然也保持得很好,他们的精神支柱就是日本天皇,每天都要对着天皇肖像行礼。因此可见军国主义真是害人不浅!

逐渐丧失信仰,队伍分崩离析

直到1949年,日本已经投降四年了,他们还在菲律宾打游击,小野田宽郎作为小队长负责全队的指挥。他每天起床都会带着其他几个日本兵朝天皇肖像参拜,然后带队去骚扰当地美军和居民。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

这种苦闷的生活过久了谁也受不了,队员赤津的思想最先开始动摇,他开始怀疑打游击的意义,怀疑日本是不是真的投降了,甚至觉得天皇都可能已经死了。赤津的思想越发极端,引起了其他三个人的不满。

特别是小野田宽郎对他很不满,他认为赤津对天皇不忠诚,应该军法从事。赤津也觉得自己在这里呆着的话,要么被小野田宽郎弄死,要么被巡逻队打死,还不如早点投降,于是他趁着站岗放哨的机会逃走了。

赤津逃走后才知道日本真的投降了,而且已经投降四年了,他念及多年战友的情谊,自告奋勇请求加入到寻找其余三人的队伍中。赤津在雨林中不停地对小野田宽郎他们喊话,可小野田宽郎认为这个赤津是个叛徒,叛徒的话自然不能信,便带着其余二人躲进了密林深处,继续打游击。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队友岛田被杀,只剩两人坚守

1954年,小野田宽郎他们实在饿得受不了,决定去打劫当地的渔民,他带着岛田和小冢悄悄摸到了渔户的附近,但他们的行踪却早已被巡逻队获悉,巡逻队早已作了埋伏。当小野田宽郎三人持枪开始抢劫后,巡逻队员从四面八方钻了出来,小野田宽郎见事不妙,便下命令撤退。

三人一边和巡逻队交火一边往后撤,在交火过程中岛田中枪倒地,岛田一手捂着被打穿的肠子,一边让小野田宽郎不要管他赶紧跑,小野田宽郎含着热泪带着小冢逃走了,岛田也因流血过多死亡。岛田的死亡给了这个小队沉重一击,连小野田宽郎自己也开始怀疑抵抗的意义了,队员小冢一次次问小野田宽郎,天皇什么时候来救他们,小野田宽郎都无法回答。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转眼过去了18年,此时已经是1972年了,在这18年里,小野田宽郎和小冢从壮年步入了中年,他们的精神状态也开始出现问题,特别是小冢的精神已经开始恍惚,他天天在嘴里念叨着:“天皇陛下,快来救我!”

小野田宽郎和小冢两人决定进行最后一次进攻,他们这次的进攻对象是岛上的巡逻队,希望能获得有用的东西。但他们此时的战斗力早已大不如前,他们埋了一颗二战时期的地雷,结果因为生锈根本就没有爆炸,二人端着三八式步枪向敌人进攻,结果小冢当场被子弹射穿心脏死亡,只剩小野田宽郎一人逃回了丛林。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

请来当年上司,告知日本投降

1974年,小野田宽郎正在丛林里四处游荡,突然看到了一顶帐篷,帐篷旁边还站着一个人。此时的小野田宽郎正好饥肠辘辘,看到眼前的“猎物”自然不会收手,他拿着刀子悄悄地摸到了这个人的背后,然后迅速把刀架在了这个人的脖子上,“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这个人立刻举起了双手,慌张地说:“别动手,我是日本人!我是专程来告诉你,日本已经投降了!”

这个差点吓得尿裤子的人是一位日本探险家,名叫铃木纪夫,他也是从报纸上得知了小野田宽郎的信息。此时的小野田宽郎像极了野兽,面露凶光衣衫不整,看见生人就大喊大叫。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

此时的小野田宽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红人”,毕竟日本政府都投降三十年了,竟然还有日本兵在坚持游击,这让日本民众大为震撼。铃木也是因为好奇,才来到卢邦岛寻觅小野田宽郎的踪迹。

小野田宽郎此时已经不想战斗了,他告诉铃木,自己可以投降,但必须让当初给自己下抵抗命令的老上司谷口义美亲自让他投降,这是小野田宽郎作为军人最后的倔强和尊严。

令人唏嘘的是,这个谷口义美当年曾命令自己的部下坚决不准投降,等待“皇军”的归来,可他自己却改名换姓干起了买卖,成了一名商人!从这里我们也能感受日本军国主义的虚伪与无耻。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1974年3月10日,穿着日本旧军服的谷口义美给小野田宽郎下了投降命令,这个在丛林里打了30年游击的日本兵终于卸下了步枪,选择了投降,小野田宽郎失声痛哭,此时距离日本政府投降已经过去了近30年。

成为日本“英雄”,宣传军国主义

小野田宽郎在菲律宾的丛林里游荡了二十多年,光在他手上死亡和受伤的菲律宾人就有130多人,当地居民对他是深恶痛绝,欲除之而后快。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菲律宾总统竟然下令赦免了小野田宽郎,这个行凶作恶二十多年的日本兵居然安然无恙地回到日本,在当时还引发了卢邦岛居民的强烈不满。

小野田宽郎:不相信日本投降,在深山坚守30年,被发现时如同野兽

小野田宽郎回到国内

小野田宽郎回到日本后甚至还成为了“英雄”,在电视和报纸上到处是关于这个“最后一位日本兵”的报道,小野田宽郎也成为军国主义的象征,被日本右翼势力大肆宣传。2014年,91岁的小野田宽郎因肺炎在东京某医院去世。对于这种人,我们不必抱有同情心。他的坚守让岛上居民提心吊胆三十多年,理应被人们所唾弃。